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章 古怪墙壁
    胖子正在外面等着,见方玉出来,忙问道:“玉哥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“没有,我们走吧。”方玉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突然,方玉用力盯着一面石壁,虽然自己并没有用阴阳眼这样的超能本领,但在想像中,方玉总觉得石壁后面会隐藏着无穷无尽的秘密。

     方玉试探着把双手全部贴在石壁上,恍惚中,石壁上的壁画竟然都栩栩如生,像是某种荧光粉的效果。方玉用指甲去抠那些壁画的一角,却什么都弄不下来。

     石壁是冰凉的,像世界上任何地方的石头制品一样,并且,方玉期待的这个古怪的墙壁能够转动,然而,只能失望地后退,重新隔着五步距离打量着它。

     事实证明,方玉在此地将一无所获,一想到这一点,浑身像被泼了盆凉水,热情全部熄灭。

     “那么,这应该是师父能的,或者说是师父给拿走了,为了防止别人取走,可是又会是谁知道这里的事情呢?”这样的解释,似乎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 “算了,还是先离开这里吧!”方玉自言自语地转身,骤然耳边传来一阵迟缓的“噗通、噗通”的响声。第一反应,那是某个人的心跳,就响在耳边,不过这声音给放大了十几倍,在空洞的道馆里格外惊人。

     “谁?是谁?”方玉猛然尖叫起来,不但把胖子吓了一大跳,还把自己也吓得够呛。

     阴阳眼开始全面开启,散发出古怪的黑白光,没有任何一个角落能逃得过我的眼睛。我身边除了胖子在没有任何人了,剩下的只有这块古怪的墙壁。我把目光重新投射到墙壁上,第二次走近它,那种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响,节奏也加快了些,约等于人的脉搏每分钟搏动六十次的样子。

     方玉紧握着自己的拳头,在这块墙壁面前,拔枪或者拿刀肯定是最无效的举动。

     胖子在一旁被方玉的举动吓了够呛,颤抖的说到:“玉......哥,玉哥到底咋了?”

     方玉把耳朵贴在墙壁上,仿佛是医生正在给患者听心跳的动作一样,怪异而冒失。可是,方玉实实在在地听到了墙壁的心跳,一声又一声,实实在在地响动着。

     “你有心跳?该不会也有思想,也会说话吧?或者,你还能行动?”

     一瞬间,方玉听到了神秘的召唤声:“当黑夜降临的时候,我就会重生,世界再也没有谁能够阻止我的脚步,哈哈......”其实,在以前,方玉几次在梦里听到这声音,当时也并不在意,觉得就是梦,不至于惊骇失色。现在,来到师父的道馆,方玉反倒没底了。

     师父可对这道馆没少付出,还布置了“七星转轮大阵”,因此,这才让方玉感到恐惧的原因。

     啪嗒、啪嗒,接连数滴汗珠落下,砸在脚边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 “是谁在里面?是谁在说话?是谁——”方玉伸手出去,在墙壁上用力捶了两下。虽然方玉从小就和道士练过强身之术,虽然没到铁砂掌、黑砂掌那种“碎石开碑”的能力,所以,等方玉清醒过来,才发现情急之下,自己的指骨都被墙壁碰破了皮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 血当然也沾在了墙壁上,这也就让方玉有机会见识到了它的第二个怪异之处。那些血迹慢慢隐没,像是海水溶于沙滩或海绵那样,被墙壁吸收了进去,最后变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一块会吸血的墙壁?难道是那位来了?”方玉吓了一跳,向后连退十多步。

     这种情况下,要是想继续前进的话,很可能需要高爆炸药了。这一点,难不倒方玉,只要他愿意,和胖子再去找下胖子认识的大官就都不是问题了,相信很快就能炸碎墙壁。但是方玉也是不甘心,这里是师父待着的地方,也是自己留恋的地方,他不忍心进行破坏。

     方玉把全身内力运到右臂上,骤然发力一甩,将指骨上渗出的四五滴血甩向石碑。方玉要确认一下,它是不是真的能够将血液吸收掉。不出所料,血滴沾到石碑后,在一秒钟内迅速渗透进去,丝毫痕迹也没留下。

     方玉陡然拔出了手枪,因为方玉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,如果石碑能够吸收血液,还有心跳,方玉可以姑且把它当成一个“活体”。活体,能否承受枪弹的射击?这块有思想的墙壁,遇到枪弹会做何反应?

     当枪口指向那些血滴消失之处时,方玉的思想也打了个愣怔:“会不会……我一枪射过去,会唤醒沉睡的猛兽?它会变成……那位?或者别的什么东东?”

     不过方玉很快就摇了摇头,他觉得自己想多了,他也想看看这墙壁里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东西?

     方玉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指,果断地扣动了扳机,砰的一声,枪响了。

     方玉敢确定,子弹射中了方才血滴消失的地方,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硝烟味,但方玉惊奇地发现,石碑上没留下弹孔,方玉也找不到刚才射出的弹头。

     当啷——

     弹壳落地,在坚硬的地面上弹跳了七八次才老老实实地停下来。

     方玉现在才知道,刚刚弹头射入了石碑体内,的的确确是射中了它。它在极短的、肉眼难以察觉的时间内重新弥补好了那个小小的弹孔。

     “天哪!它是活的,而且……而且是世间从未见过的物质构成……”方玉的思想有小小的混乱,幸好,墙壁仍旧是墙壁,并没有变成其它恐怖邪恶物种。

     方玉确信,在这古怪的石壁里,有一种东西在召唤自己,想让自己进去,或者说是想让他的灵魂进去。这让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 胖子站在一旁,此时竟然安安静静的,方玉转过头去看他,原来胖子早就被这古怪的一幕惊住了,一张嘴张的大大的,仿佛能吞下一个鸡蛋。

     方玉不再多想,他拉着胖子快速地朝着道馆外而去,他不想再停留在这古怪的地方了,他这一刻算是彻底的胆寒了。墙壁里的东西,方玉觉得他在停留真有可能强行将他的灵魂拉离躯体,进入古怪的墙壁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