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七章 齐战巨兽
    流血之地

     是个残酷试炼场,整个试炼场呈圆柱状向地下凹陷近三百米。此时的高墙铁栏旁,三长老和四长老站在高处,正俯视着试炼场底部。

     “快到了吧?”

     “嗯,通道口了,我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 啊小暝刚走出隧道,入眼的就是地面上一个大黑洞,旁边围了一圈铁护栏,那个大黑洞还隐隐散发着红色的气息,他从中闻到了浓浓的干枯血腥味道。

     见过一面的四长老已经在这边围栏等着,黑洞另一边三长老正站立着。

     幽雪几步上前报道,然后四长老微微点点头。啊小暝等就被呼喊,站成一排,还在想这是什么地,

     一阵刺眼的光闪亮,让他小眼睛闭上,再睁开已是在深坑底部。

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刚到试炼场底部,啊小暝的脑袋尤如雷声炸响般颤动,死亡血腥的气息!

     没错,就是它!

     这无比熟悉的味道从四面八方袭来,渗入他的骨髓,小手小脚都不觉地开始变的冰冷。

     仿佛回到了当初北荒大峡谷的夜里,无数野兽在身旁,身后厮杀,而自己独自绝望的逃窜的画面。

     啊小暝那星星般亮的眼眸猛然撕裂生出突触;古青的地砖仿佛被无数恶魔撕抓,尽是密密麻麻咫尺深的爪痕,还残留着早已干枯的鲜血,

     有些还是活生生的鲜红之色,仿佛就是在不久前...

     四个无比阴暗的通道,在东南西北,高宽二十米的暗黄铁闸门,那时不时掉落的碎铁屑,

     落地无声,不知道经历多久的黑暗岁月。

     咚!

     当看到四周的墙,平静的心湖仿佛蒙上了一层血色。百米的高墙,近半却是血墙,

     那长十几米的粗血痕,啊小暝仿佛看到了一头巨兽被什么按在墙上拖拽至死。

     那整齐的一条隔处分布的大血点,明显是被斩断肢体血液狂喷而出,溅射在墙上。

     几乎近半都是布满猩红血迹的高墙,仿佛随时就会倒塌下来般,将人化为古黄地砖上的一滩鲜红之血。

     这...里...

     啊小暝全身冰冷颤抖,仿佛又回到了那黑暗恐怖流血的北荒大峡谷,这是他永远都不愿想起的时光。

     “开始!”随着三长老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 “嘿嘿!”当初东南广场见过的半黑纹脸壮男突然出现在三长老后边,双手结印,“小宝贝,出来吧!嘿嘿!”

     那阴沉的嘿笑让啊小暝的心一颤。

     吱呀吱呀!

     北边的闸门慢慢升起,一股无比的腥臭夹杂着鲜血味道的狂风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 “唔唔!”啊小银和兰石艳赶紧捂着裙子,还用手挡在眼前。

     啊小暝迎着狂风睁大了眼睛朝洞口方向望去,而那边...黢黑暗洞中两点红光一闪,化为巨大的红瞳。

     吼!

     咆哮的叫声在高墙的反弹后进入啊小暝的耳朵更加震响。叽叽喳喳!连部落大厅四周的林中鸟都被惊吓得成群飞出。

     啊小银很害怕,连忙跑到啊小暝身后,兰石艳也没见过这么恐怖的东西,慢慢朝啊小暝移动。

     而不详之感从也整片试炼场升腾而起,那那源头,就是脚下更深的地方。

     “地血黑虎,兽念四极中。”幽雪平静说道。

     红莲笑道,“除了那个无情,没谁能挡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“似乎有个很强的精神攻击,兰门的那个小姑娘有点勉强啊!”水木摇摇扇子,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 四长老轻笑,“没事,暗杀在操控,会先让他们适应适应。”

     “杀了它。”这是三长老今天的第二句话。

     “嘿嘿!你们可要加油哦,小宝贝还是有点凶哦。”暗杀眼神低沉,面露凶相。

     杀?为什么!

     啊小暝一时愣住了,这是第一次有人要求他杀,只觉得有点迷糊,转不过弯。

     吼唔!

     地血黑虎扭头长啸,就向众人奔来。无悔首当其冲,毫不畏惧,赵龙和铁战也跟上,

     而火木早就紧紧跟在他女神后边。

     鑫莲盯着无情,他不动,她不动,

     啊小银看看啊小暝,兰石艳也躲在他背后时不时偷看两眼外边。

     嗖嗖嗖嗖!四道破风声连起,然后全部被扇飞,咚咚咚咚,砸在地面。

     嗤!一点寒芒,划过双眼。

     一把黑剑缓缓从念力空间被中横拉出来,似乎连空间都是被割裂出细小的裂缝,

     无情手握‘天问’,独自走向地血黑虎。

     剑光一闪而过,黑虎直接裂地爪,巨大黑光抓出,

     吭!无情被震回,单手执剑在地面刮出无数火花,单膝跪下,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 鑫莲娇躯微颤,留下满地残影冲到他身边,接着白光闪烁,如凤鸣般的轻颤,细长的白色之剑——凤语,出现,“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 无情面无表情,慢站而起提剑横扫,鑫莲也这样提剑站在他旁边,

     “不需要”无情淡淡一句后嗖的消失,再次出现,是在黑虎的上空,“归宗!”

     大喝一声,然后出现漫天剑影,直直朝下方刺去。可黑虎全身黑光闪烁,抬头大吼,

     黑虎啸!声波猛然爆发,黑色的声啸一圈圈向四周急速荡漾而去,

     砰砰砰...所有人都被震飞起,有的摔在地上,有的撞上血墙,而无情再次从天降下,单膝着地,一口鲜红的血喷出。

     啊小暝扶着墙缓缓站起,感受到后背骨架快要断裂的剧痛,不由得咬咬牙。不过看到身前的两个小妹妹没事后还是不由得一笑。

     刚刚他在空中就闪到啊小银,兰石艳身后,接住她们,三人一起被震飞,幸好自己在后面,两人只是撞在他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 随着两人离开,“额啊...”一声后啊小暝直接跪到地上,双手撑地,心前心后都是痛,还有那受到声波估计的额头,冷汗却不断渗出。

     “小哥哥,你没事吧!”两个小姑娘也是捂着剧痛的头,半蹲下,关怀到。

     “吴门小孩不错,接了黑虎全力一爪,还没重伤。”

     突然三长老身后多了道黑色的影子,带刀蒙面男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哈哈,暗杀,你眼光什么时候这么低了。”旁边纹脸男嘲笑到。

     “战场不是个人舞台,个人能力固然重要,你能打几个,十个,还是一百个?”四长老的呵斥声响起。

     啊小暝修整会终于又站起来,要不是皮厚,身体恢复念力强,这下可真要丢掉半条命。听到四长老的话,也明白了这个大怪兽不是单人就能解决的,拉起两个小妹妹的手就走。

     啊小银还没反应过来,小手就被抓,赶紧缩了缩,却挣脱不了,只好任他了,

     兰石艳也是俏脸一红,小手微缩,却也默认了。

     众人也似乎明了,缓缓聚集,站成一排。啊小暝率先说到,“我灵活抗打,火木哥哥身法好,我们去吸引注意力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“哈哈!好。”

     北深见状,“既然这样,那我来防守吧。”铁战也不甘示弱,“没有我你一个不行。”

     赵龙笑到,“论灵活,我说第二,谁说第一。”

     “小银就保护大家了!”啊小暝看着啊小银。

     “恩恩。”啊小银喃喃道。

     “麻烦无情大哥,鑫莲姐姐和吴悔姐姐待会出手了?”啊小暝最后向那三人望去。

     吴悔和鑫莲都没说话,看着无情,好一会后,他才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 “石艳妹妹先在后面,可以吗?”啊小暝最后问到兰石艳。

     兰石艳咬咬牙,“其实,我..我可以减弱大老虎的啸声。”

     “太好了,那大老虎叫的时候,麻烦石艳妹妹了。”

     兰石艳闪了闪眸子,“嗯!”

     四长老看着啊小暝,不免又看了眼幽雪:好一对姐弟!另一边三长老也是点了点头,手一挥。

     暗杀看见,嘿嘿冷笑,“要放开吗!”然后两眼一闭,双手结印,再睁开时,只见

     地血黑虎仰天长啸,全身黑光爆发,身上的枷锁终于被打开了,也是陷入了狂暴中。

     啊小暝带头冲锋,火木和赵龙也同时动身,三人与黑虎相互对冲。黑虎跳起,裂地抓,横扫三人。

     火木见避不开,直接火焰身法,一个火木脱离出去,躲开这击,原本的身影直接破碎;

     赵龙一杆长枪,速度很快,来回穿梭,留下几道残影,躲过黑虎一击;

     啊小暝反应超快,一个后空翻,却被气劲扫飞,却顺势飞到天上,“开开开!”

     用尽全部念力‘赤橙坠天黄击’,向黑虎的头重重坠去。

     火木也火焰掌加火焰拳朝黑虎腹部打去;赵龙持枪,枪尖蓝光刺眼,冲云击!朝黑虎大腿刺去。

     黑虎体型太大,没能避开,虽无大碍,可也被打痛了。在暴躁的状态下是不容有人挑衅他的威严,

     吼!黑虎啸!

     啊啊啊!又来了,直击头脑的声波,防不胜防,众人全力抵抗,头越来越痛,就要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 兰石艳手持‘灵叶子’,轻轻摇了晃,“兰心咒”,只见一圈圈蓝色的光晕从叶子中散出,将黑虎啸抵消了大半。众人虽然依旧痛痛,可明显能自由行动了。

     但情况不妙

     黑虎一停止咆哮,立即冲向三人,啊小暝,火木,赵龙刚刚消耗大多念力,又如此近距离承受了黑虎啸,都是脸色苍白,看着从天而降的黑虎,都是瞳孔放大。

     嘭!嘭!两声巨响,啊小暝等睁开眼,发现被笼罩在阴暗下。只见北深,铁战各自抗住黑虎的前爪。

     “小银,加盾,火木你们赶紧撤退。”鑫莲终于发话了。

     啊小银念力全开,两只小手指着北深和铁战,只见两道白光冲向两人,化为巨大白银盾出现在两人手上。

     北深铁战也是小松口气,至少压力减轻很多,

     吼!接二连三的挑衅让黑虎更加狂暴。

     北深铁战大急,“快走,快坚持不住了。”啊小暝三人赶紧起身逃开。

     踏!

     无情脚下一蹬,提剑奔跑,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;吴悔,手拿战戈,鑫莲手持凤语。

     两女相伴左右。

     然后,半空中三道流光斩过,再次出现,已是在黑虎身后。北深铁战突然感觉压力巨减,

     “嗷呜。”

     咚!庞大的黑色身躯倒了下去,鲜红的血从头上三个巨大的血洞汩汩流出,

     两只猩红巨眼还睁着,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 众人都是一松。

     啊小银和兰石艳看着血红的地面和满头血迹的黑虎,赶紧躲在啊小暝身后,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啊小暝却愣在原地,双眼颤动,望着那眼都还没闭上的黑虎,喃喃自语:为什么要杀它,把它打不就行了吗?”他没想过伤害它,可如今...

     “不错,先上来吧!。”四长老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 大家慢慢向墙边靠去,啊小银拉了下发呆的啊小暝,“小暝哥哥,走了。”

     啊小暝没回答,独自朝前跑去,来到大黑虎近旁。

     踏踏踏...每一脚下去,都是踩在血泊里,溅起血花,最后来到黑虎头旁,望着比自己头还大的红眼,啊小暝鼓鼓嘴,摸摸它的头,爬上去轻轻把它的眼皮合上:对不起,一路平安!

     后边

     啊小银看到啊小暝的行为,整个人都愣愣的:小暝哥哥,你.....

     而自己那嘴角像那风中的长辫般轻轻扬起........................真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