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一章 兰石一门
    时间总是那么滑溜,想要轻轻一握,却就这样逃走。

     烈日,云淡,风轻,叶落地上。

     一道黑影从天而降,咚!满地落叶唰的又飞起。

     少年光着膀子半蹲在地上,汗水哗哗的从额头流出,从脸颊两旁而下,大口的喘着气,那胸口剧烈也起伏。

     正是啊小暝。

     回到枫院后,姐姐外出,只好独自修习武法。

     如今他也是念启·一极的追念者,短短几日,他就已经熟练斩云手和坠天击,从小深山里的磨炼让他修习武法起来事倍功半。

     不远处的梅姨静静看着啊小暝练习,偶尔指点下,虽然她也想给予他一些秘法修行,那样固然能更加强大,却也需要面对更多,而以前的那些孩子就是这样才......

     所以她觉得小暝开心就好,且小小年纪就将八门遁甲修炼出八门之风的人,辕黄也不多吧,这样看来他修行武法也有几分可赞。

     忽然一道黑影出现在梅姨身旁,微微弯腰诉说了什么,梅姨点头后眨眼间黑影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 梅姨站起,重重地皱眉,轻喊道:“小暝,跟婆婆出去逛逛。”

     正在打拳的啊小暝一听要出去,马上停下练习,穿衣就跟上。

     刚出门口,炙热的气息就扑面而来,远处橙红的火焰熊熊燃烧,仿佛置身在火山口边,

     那火焰中的百鸟之王,呈鸡头、燕颔、蛇颈、龟背、鱼尾,五彩之色,正是婆婆的伙伴——神火天凰,七大神兽之一,常年隐居在枫叶林间,啊小暝没事的话还会跑去找她玩,虽然她不怎么搭理他,只搭理姐姐和婆婆。

     又是一个不喜欢男孩子的:哼!

     啊小暝哇啊啊地冲过去,平时不理自己,趁婆婆在,赶紧揩点油。

     火凰只是凤眼淡撇,轰!一阵火焰风爆扇去,啊小暝在空中就被烧成了黑炭。

     “呵呵!”梅姨出现在火凰背上,“走啦!”

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都城东南区域,东南广场

     早已人声鼎沸,围观的群众将广场围了个水泄不通。远远望去,是一波又一波的人浪,那沸腾之气,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 而那广场之上却显得空旷,只有一圈铁甲守卫,约两百人站立在广场边缘,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 那最中央的圆形祭坛,一位红袍老者负手而立,仰天不动。

     下面一位绿袍老者正坐在椅子上抿茶,身后左边是背负双剑的黑衣蒙面人,气息漂浮,若不是能看见,仿佛感觉不到这个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 右边是位半脸黑纹的魁梧壮汉,面部凶狠,远远就能感受股杀伐之气,让人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 还有二十来张空座椅。

     突然老者一顿,拿起的茶刚到嘴边,又放下,起身向不远处走去,“哈哈,赵兄果然还是老样子,第一个到,不过似乎早了点,哈哈!”

     说完,前面一个短发大汉出现,赵用,赵门高层管事之一,后边还跟着两个孩子,约莫十四岁左右。

     “哈哈,三长老好!”赵用微微弯腰拱手。

     “客气,来,这边坐。”三人刚坐下,又一道金光闪烁,一位金发中年男子带着两个孩子出现。

     “嘿,一向准点的铁兄也来早了,怎么?今天风大啊!哈哈!”

     “三长老说笑了,难得这么热闹,听说还有另外一件大事,早点无妨,无妨。”

     “说的是,来,这边坐,估计其它人也快了。”

     果然,一盏茶的功夫。

     接连五道光连闪,两女三男分别带着几个孩子出现。三长老连忙起身走过去迎接,“哈哈,都来了,这边坐,这边坐。”

     当大门户都坐下后,三长老缓缓走上祭坛,向红袍老者说了什么,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 然后红袍老者慢慢转身,双手高举,整个广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向他,“二长老,二长老,二长老!”响起了巨大的欢呼声,一声比一声高。

     红袍老者摆手,“客气之话老朽就不多说了,今年的征战选拔还有半月就开始了,

     =让我们一起期待谁将成为征战者,去获得那战场荣誉。”

     话音刚落,整个广场都沸腾了起来,所有人都在欢呼,“征战!征战!征战!”

     红袍老者又是摆手,“不过在点燃祭火前,先处理点内事,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 踏踏踏,踏踏踏...

     只见两列铁甲守卫压着三个中年人,还有位光头男子跟在后边。

     路人甲:“这不是兰石一族吗?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乙:“他们一门一向为人温和,礼仪端庄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 甲:“肯定是犯了大错,不然怎么会动用神惩。”

     丙:“没错,能让二长老出面处罚,肯定是滔天大错。”

 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 “诸位不用讨论了,兰石一门勾结外敌,违反神令,犯了大过,本应惩罚整个兰石门,念在他们曾为部落做出巨大贡献,经几大长老和首领商仪决定只处罚主要人员,兰石天,你可认罪?”三长老大喝。

     “你个老匹夫,认你祖宗的罪,分明偷窥我兰石门的秘术,还用这种卑劣的手段,我要杀了你,啊啊啊...”一位中年人大吼到。

     “老二,别说了!”为首的男子沉眼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大哥,我们都被欺凌成这样了,我怎能不说,那群老杂碎,冠冕堂皇,私心滔天,我们都要死了,我怎能不说?”老二不甘怒道。

     “男人顶天立地,何况受点委屈,死又如何,只要孩子好好的,我们要为孩子们做好榜样。”兰石天静静地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大哥说的对,老二,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,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洗刷冤屈,现在,我们做好最后一件事,为孩子们和她们挡住一切。”

     “哈哈,好久不见啊,兰兄。”突然赵用站起向三人走去。

     “是你,你个下三滥,有本事过来,看老子不打断你的腿。”老二一看到这个人,顿时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 “呵呵,要死之人,还跳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 “啊啊啊”老二猛地站起,想挣脱铁链,“我就算死了,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 “哎呦,我好怕哟!”赵用抿了口茶,笑看老二。老二咬牙切齿,却也无可奈何,只能狠狠地看着赵用。

     “执行!”红袍老者面无表情的说道。接着三长老走到兰石天三人前面不远处,让守卫先退下,大喝,“四炎神罚”,

     只见一个四方炎阵出现在兰石天等人脚下,赤红的火链冒出,缠住三人,随之滚滚火焰涌出,瞬间淹没三人。

     “爸爸,不要。”突然一个蓝衣,盘起秀发的小姑娘从人群中冲出,发疯般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 连死都不怕的兰石天怕了,猛地转头,慌乱不已,“小艳,你来干什么,快回去。”

     “不,我不要爸爸死,我要救爸爸。”兰石艳直直冲了过来,已是泪花满脸。

     突然赵用拦住了兰石艳,“哈哈,小姑娘,你可过不去,先来叔叔这边玩吧。”

     兰石天怒了,“赵用,你干什么。”说完转头对祭坛上的红袍老者大喊,“二长老,说好了,我们几人认罪,不动我们家人的。”

     可红袍老者面无表情,三长老也是一脸无关紧要,淡淡地说道,“我们是没有动那些人啊,可若是他们自己来犯规矩,可就没办法了。”说完继续斟着茶。

     “你们,你们。”兰石天重重地说,全身发力想要挣开铁链。

     “啊!”只见兰石艳跑快了,不小心摔倒在台面上。

     兰石天转过身朝女儿大喊,“小艳,快跑啊。”

     老二也咆哮道,“赵无用,你个杂碎,有本事来打你爷爷,欺负我侄女,我要捏碎你的骨头。”

     可赵用只是回头嘿嘿一笑,“是吗?”就慢慢朝兰石艳走去。

     “赵无用,你,你,无耻,卑鄙,啊啊啊!”

     老三也急了,“小艳,快跑,快跑。”

     看着走向自己的赵用,兰石艳脸色苍白,不断后退: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,爸爸,二叔,三叔...

     嘿嘿,走到兰石艳跟前的赵用,阴笑着,向下一抓

     “啊,不要!”

     “小艳!”,“啊艳!”,“小艳。”

     突然天空之上一声凤鸣,巨大的神火天凰如火焰流星般划过。

     “啊啊。”赵用猛地飞出,重重摔在地上。整个广场的气氛都安静下来,只见梅姨拉着啊小暝出现在兰石艳前面。

     “梅姨!”赵用的脸色一下不自然了。

     梅姨看都不看地上的赵用,直视祭坛上的红袍老者,“白,你真相信兰石门勾结外敌?”

     “梅,这件事你不用参与,管也管不了!”

     “你们这样做以后一定会还的。”

     “以后的事谁说的准,我只管现在,那个小女孩,你带走吧,剩下的不要管了。”

     啊小暝看到婆婆脸色不好,还幽幽一叹,自己是满头疑问。

     他不知这两人在用神念交流,在场的人连三长老都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 兰石天慌乱的眼终于平静了下来,单膝跪下,“谢谢梅姨,石天永远不会忘记你的恩德,还要在麻烦梅姨件事,请把小艳带回家。”说完重重低了下头。

     老二,老三也单膝跪下,齐声说道,“谢谢梅姨!”

     梅姨看着这三个有血男儿,心里也是无奈,“放心,只要我还在,你们的家人就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 兰石天最后抬起头看了眼远处的兰石艳,一阵火焰风暴就冒出,“啊啊啊!”凄惨之声响彻广场,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回荡。

     兰石艳哭着扑过去,“爸爸,二叔,三叔,不要。”却被梅姨拉住。

     “不...要...”兰石艳力气越来越大,使劲挣扎,泪哗哗地流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 火焰风暴更加汹涌。

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四炎神罚慢慢消失,只留下三条铁链;兰石艳看见此景,心里承受不了突地昏软倒下。

     整片广场却欢响起来,“杀死叛徒,杀死叛徒。”

     啊小暝抱着兰石艳,有点呆:怎么会这样?刚刚还好好的三个人,如今形神俱灭,尸骨无存,为什么?

     不免抬起头看向婆婆,想问她,“大家怎么会...欢呼杀人?”

     梅姨也抬头看天:是啊!为什么要欢呼别人的死亡!不论是本身的错,还是怨屈枉杀,都要死吗?

     那生命的珍贵何在...她也想知道!